摄影师网,轿车,武将,针灸,歌舞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北伐中原,祖狄北伐的历史是怎样的?

时间:

祖逖北伐的过程很容易就在网络上查到,这里就不必细说,主要谈论祖逖北伐时期的天下局势,方便理解祖逖北伐行动的意义。


建兴元年(313年),司马睿命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给派千人受祖逖指挥,给布三千匹作为军资,没有铠甲兵器,让祖逖自行招募士兵。注意,这一年司马睿还未在江东称,西晋最后一任皇帝晋愍帝司马邺在长安继位,西晋仍以关中为政治中心继续抗击匈奴。


琅邪王司马睿在名义上出任侍中、左丞相、大都督陕东诸军事,大司马,司马睿是司马懿第五子司马伷的孙子,他的封国在司马诸王中是小国,论血统和名位都没有资格称帝。


只是因为西晋政治重心在北方多次被摧毁,以司马炎血统统治天下的号召力已经所剩无几。所以尽管司马睿当时还没资格称帝,怎奈他跟王导、王敦等联合江东士族稳定了当地乱局,对江东、荆州重新进行有效统治,是西晋帝国当时仅存最强盛的地方政权。


与此同时,在凉州有张轨地方政权、幽州有王浚地方政权、并州有刘琨地方政权、江州有华轶地方政权,由于西晋帝国支配力量不足,这些政权都已经处于独立状态,只是奉西晋政府为正统。


南方亦非是巩固势力,江州刺史华轶有匡扶天下之志,但他不愿意奉血统疏远的司马睿为盟主,遭到王敦率领甘卓、周访进军讨伐而死,成为东晋门阀斗争第一位牺牲者。

接着王敦实际掌控了荆州和江州,他在名义上奉司马睿为君主,实则王敦是独立的一方诸侯,他跟司马睿处于同盟关系,军事实力却还强于司马睿,这也是为何司马睿不能够支持祖逖北伐的原因之一。

王敦和司马睿之间的不平衡,再加上司马睿作为天下共主的合法性薄弱,没有王敦、王导的支持,根本没人原因听从司马睿号令。尽管陶侃战功累累,他受王敦忌惮的陶侃被调派到广州,远离王敦与司马睿的政治斗争。


孙吴名将甘宁的曾孙甘卓坐镇襄阳,领梁州刺史。后改周访为梁州刺史,坐镇襄阳,以甘卓为湘州刺史。周访、甘卓和祖逖情况相似,三人都是被司马睿政权委派的前线地方指挥官。但甘卓、周访本来就有部队,情况比祖逖要好许多。

接着就到祖逖,他所前往的豫州就在甘卓领地的东北,当时已大多沦陷于匈奴统治,相对张轨、王浚等人各有根基不同,祖逖是在无兵无粮的情况下举起北伐大旗,通过决心和魄力,在豫州重新建立有效统治。祖逖通过谋略拉拢当地建立坞堡自守的领袖,团结一致对抗匈奴,在数年时间里发展为晋帝国的诸侯势力之一。


建兴四年(316年),晋愍帝司马邺于长安被困,战至粮断而向匈奴投降,二年后被赵汉皇帝刘聪所杀。司马睿正式称帝,建立东晋。

但司马睿的东晋并非支配力很强的帝国,当时的几位诸侯王敦、祖逖、陶侃、甘卓、周访都处于半独立状态,王敦一向图谋造反以取代司马睿。而祖逖、陶侃、周访对司马睿比较忠心,甘卓则采取中立的态度。


理解这样的政治形势,才能够理解祖逖的北伐何其困难。祖逖的北伐并非南方政府不愿意给予支持,而是在匈奴占据北方同时,南方政治还处于分裂状态,祖逖所能依靠的就仅仅是自己在豫州建立的地方政府。即便是这样,王敦起兵反晋以前对祖逖都相当忌惮,待周访、祖逖病逝后,王敦才敢举兵。

祖逖北伐的历史正是处于这么一个内忧外患的时期,虽说祖逖在军事方面没有过人成就,但他多年经营下势力不断向北扩展,逐渐恢复河南地区统治,几乎能够重新调整战线,要把匈奴人逼退回黄河以北。


祖逖的地方政府着重发展农桑,而祖逖为人以节俭为表率,约束宗族子弟勤俭生活,把经费都花在北伐上边,百姓歌颂祖逖如若再生父母。石勒也不敢轻易进军河南,而与祖逖展开贸易,双方获利众多,但祖逖都把经费花在军队建设方面。

但由于东晋政治的畸形状态,东晋政权对祖逖这个独立的诸侯并不信任,不肯把都督北方的名义交给祖逖,而是委派戴渊为名义上北伐军事的总指挥官。加上王敦密谋造反一事,让祖逖忧愤成疾。祖逖虽患病,但仍图进取,抱病营缮虎牢城。虎牢城北临黄河,西接成皋,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他担心城南没有坚固的壁垒,易被敌军攻破,特意派从子祖济率众修筑壁垒。但壁垒尚未修成,祖逖便在雍丘病逝,时年五十六岁。


祖逖死后,其弟祖约代领兵权。但因东晋帝国对地方政权的不信任,接连引发叛乱,祖约在遭到石羯、东晋压迫下败北,向天王石勒所投降。事后遭到石勒猜忌,全族自杀。但在政治意义上而言祖约也只是失节投降,祖氏对于东晋政府并无任何亏欠,祖逖致死都忧心国家是否能安定,是名副其实的民族英雄。

祖逖北伐发生在西晋末年、东晋初年,心怀国家的祖逖在未获得朝廷有力支持的情况下,毅然北伐收复豫州等地,但由于朝廷内乱、君主猜忌,导致祖逖忧愤而死。祖狄死后,北伐宣告失败,收复地区又相继失去。

在爆发“八王之乱”后,西晋统治开始陷入混乱,各地胡人则趁机入侵,“永嘉之乱”爆发,各地胡人纷纷率军攻晋。永嘉五年(311年),洛阳陷落,祖逖率亲族乡党数百人南下,避乱于淮泗。在到达泗口(江苏徐州)后,祖逖被琅琊王司马睿任命为徐州刺史,不久又被征为军谘祭酒,率部屯驻京口(治今江苏镇江)。

建兴元年(313年),晋愍帝司马邺于长安即帝位,改元建兴。晋愍帝任命司马睿为侍中、左丞相、大都督陕东诸军事,令其率兵赴洛阳勤王。但当时的司马睿正在积极开拓江南,根本不想北伐,自然对晋愍帝的命令无动于衷。祖逖则认为西晋之乱只是由于各地藩王争权,给了夷狄可乘之机,如果能够率兵北伐,加上江北豪杰的相应,定然可以一雪国耻。

虽然司马睿不太愿意北伐,可对于祖逖的请战也不好公开反对,毕竟还要考虑到民心问题,于是便任命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但只给予其千人粮饷、三千皮布帛,让其自己募集战士、自己铸造兵器。

于是祖逖便带着这可怜的物资,率领跟随自己南下的宗族部曲百余人,从京口渡江北上,毅然踏上了北伐之路。

渡江之后,祖逖率众屯于淮阴,开始招募兵勇、铸造兵器,先后召集到士兵两千余人。但当时黄河以南盘踞着不少豪强武装,他们虽然名义上仍然臣服于晋朝或司马睿等人,但实际上却相当于自立为王,这些人严重阻遏祖逖北进。

建武元年(317年),祖逖进驻芦洲(安徽亳县),祖逖通过离间计,成功策反谯城豪强张平部将谢浮,谢浮杀死张平后率众归降祖逖,祖逖进据太丘,但因军中乏食,处境极为艰难。张平被杀后,豪强樊雅趁夜突袭祖逖大营,但在祖逖的沉着指挥下被击退。然而在祖逖追击的过程中,遭到张平余部的围攻。祖逖无奈之下向蓬坞堡主陈川、南中郎将王含求援,陈川、王含分别派部将李头、桓宣助战。击退敌军后,祖逖派遣桓宣劝降樊雅,樊雅逐出城归降。

祖狄占据谯城后,终于站稳脚跟,打通了北伐通道。后石虎率军围困谯城,王含又遣桓宣来救,必退石虎,桓宣至此留在谯城,协助祖逖征讨不肯归附的坞堡武装。

大兴元年(318年),司马睿在建康称帝,建立东晋,是为晋元帝。

之后不久,蓬坞堡主陈川部将李头因仰慕祖逖被杀,李头的亲信冯宠于是率领所部400余人投奔祖逖。这令陈川极为恼怒,于是派部将魏硕劫掠豫州诸郡,但被祖逖派兵击溃,陈川随后投降后赵石勒。

大兴二年(319年),祖逖出兵征讨陈川,石虎则率5万大军救援,结果却被祖逖击败,石虎于是率兵洗劫豫州后带着陈川回师,但派部将桃豹戍守蓬陂坞。

大兴三年(320年),祖逖率兵击退桃豹,进驻雍丘(河南杞县)。之后祖逖多次出兵截击后赵军,致使石勒在河南势力大损。之后,祖逖又先后说服很难境内的赵固、上官巳、李矩、郭默等割据集团,成功收复黄河以南中原大部分地区。同时,祖逖还通过帮助黄河沿岸的坞堡主,使其经常帮助北伐军刺探情报,以此保证在战场上的主动性。

大兴四年(321年),晋元帝司马睿任命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司州刺史,出镇合肥。不久,祖逖又听闻权臣王敦跋扈,朝廷内部矛盾日益尖锐的消息,担心内乱爆发,北伐难成,以致忧愤成疾。

版权保护: 本文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祖狄北伐的历史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