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网,轿车,武将,针灸,歌舞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俄罗斯没什么影响力,俄罗斯国内的党派,有哪些政治影响力大?

时间:

会影响后普京时代的外交政策吗?

俄罗斯目前的政治力量分布大致如下:

具体组成包括:

1. 以普京、梅德韦杰夫为核心的联邦和地方政府高官,掌管着俄罗斯的经济、军事、外交等各核心部门;

2. 作为权力外围的地主政府和各部门领导人;由于议会上院(联邦委员会)成员由各联邦主体选派的代表及总统委任的代表组成,也就自然而然从属于克里姆林宫领导;

3. 议会下院(国家杜马)第一大党——“统一俄罗斯”。普京与梅德韦杰夫参加“统俄党”活动

普京在2008年5月-2012年5月担任总理期间,当选“统一俄罗斯”党主席,2012年5月重新入主克宫后,将党的领导权交给了梅德韦杰夫,但所有人都清楚,普京仍是实际领导者。“统俄党”是普京权力基础稳固的多重保险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确保克里姆林宫对议会立法的控制,避免发生叶利钦时代的甚至导致流血冲突的“府院大战”。1993年10月3日叶利钦炮打“白宫”(府院大战)

议会下院(国家杜马)是体现俄罗斯政治多元化、民主化的重要场所。国家杜马由450名代表(议员)组成,其中一半名额(225个议席)通过直接选举产生,另一半按党派原则产生,即由在杜马选举中得票超过5%的党派均分225个议席。

本届国家杜马于2016年选举产生,按照党派原则入选的政党共有4个:得票率最高的“统一俄罗斯”党、排名第二的俄罗斯共产党、排名第三的自由民主党和排名第四的公正俄罗斯党。加上按单名额选区制举产生的代表,这四大党派在国家杜马中的席位(占比)分别是:343个(76.22%)、42个(9.33%)、39个(8.67%)和23个(5.11%);另外3个席位归其他党派和独立代表所有。

俄共集会(中间手持鲜花者为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

除了被称为“政权党”、作为普京执政支柱的“统一俄罗斯”,国家杜马前任主席(议长)米罗诺夫领导的“公正俄罗斯”也是克里姆林宫的支持力量,在刚刚结束的总统选举中,该党就放弃提名本党候选人而直接支持普京。

共产党和自民党都是俄罗斯非常有影响力的政治力量:在叶利钦时代,俄共一直是国家杜马席位最多的政党,俄共领导人在历届总统选举中,得票率都是名列第二,在1996年的选举中更险些战胜被车臣战争失利等问题搞得焦头烂额的叶利钦,只是因为克里姆林宫利用手头掌握的各种资源,“以职位换选票”争取到第一轮投票中得票率第三的人气将军列别德的支持,同时又以利益换取了寡头集团的全力帮助,俄共领袖久加诺夫才最终在第二轮投票中惜败。久加诺夫(右)与日里诺夫斯基(左)

自民党领袖日里诺夫斯基也是俄罗斯政坛的长青树,早在1991年苏联尚未解体时,名不见经传的他就参加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总统选举,并且得票率排名第三,仅次于叶利钦、雷日科夫(时任苏联总理)。在此后的几届总统选举中,日里诺夫斯基几乎届届参加(2004年除外),其得票率基本维持在第三-五名的样子。

在叶利钦时代,俄共和自民党都是比较强势的反对派;但在普京入主克里姆林宫之后,由于其内政和外交政策都比较得民心,让对手很难找到反对的抓手,加之当局也加大了对反对派的控制,因而俄共和自民党逐渐变成“体制内反对派”,基本上采取与政府合作的态度,很少发出强烈的反对声音。

这股政治力量包括老牌政治家亚夫林斯基及其领导的“苹果党”、前世界象棋冠军卡斯帕罗夫、前总理卡西亚诺夫、前副总统丘拜斯等。这些政治家虽然都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总体来说都未能成大气候,难以对现政权构成威胁。亚夫林斯基

目前俄罗斯最炙手可热的反对派,是人称“普京头号反对派”纳瓦利内。此人是博客出身,靠反腐扬名,以赶普京下台为目标。他崇尚街头运动,曾多次组织大规模,但都未能达到预期效果。纳瓦利内曾经在美国进修,被认为有西方支持背景——在普遍反感外来干涉、特别不喜欢美国指手画脚的俄罗斯,这是他的致命伤。

纳瓦利内

纳瓦利内因组织非法集会被警方带走

俄罗斯大大小小的反对派不少,但是良莠不齐,缺乏明确的政治目标和实施方案,而且彼此利益冲突、分化严重,因此难以形成统一的力量。他们最多只是小打小闹,其反对活动引不起民众的兴趣,更不用谈什么广泛支持了。

如果“统俄党”和克里姆林宫内部发生分裂,可能为俄共、自民党、自由派反对力量(如“苹果党”)和西方支持的反对派提供机会,进而通过国家杜马选举、甚至总统选举完成政治地位的转换。

不过,相信当权派会在普京及其接班人的整合下,从自身利益的全局出发,尽可能消除内部分歧,避免重蹈上世纪90年代末政治动荡的覆辙。


“强总统、大政府、小议会、弱政党”是独具俄罗斯特色的政治体制,跟欧美的三权分立的那一套迥然有别。在超级强势总统的光芒下,俄罗斯的政党的权力、影响力与作用远逊于美国、法国、德国、英国等西方国家的同行,更难以左右俄罗斯政局与政策走向,以至于普京以无党派的身份竞选总统,都能以创纪录的高得票率当选新一届总统。

1、俄罗斯效仿西方政治制度,实施多党制,政党比银行还多。1993年10月,俄罗斯时任总统叶利钦以武力驱散了议会,解散最高苏维埃,并于12月12日举行新的国家代表权力机关——联邦议会两院选举,且以全民公投的方式通过了由他主持制定的新宪法,开启了俄罗斯西方化的进程。

俄罗斯联邦议会由联邦委员会(上院)和国家杜马(下院)组成,联邦会议为常设机关。联邦委员会和国家杜马分别开会,会议公开进行。

联邦委员会委员必须是当地联邦主体议会或市级代表机关的议员,并且是有权当选或被任命为联邦委员会委员,法定任职年龄21岁以上。

国家杜马是俄罗斯常设立法机构,由450名议员组成,主要负责起草和制定国家法律,审议总统对政府总理的任命和决定对总统的信任问题等。2008年年底,俄罗斯通过宪法修正案,规定政府总理需每年向国家杜马报告政府工作。

俄罗斯学习西方的政治制度,其中一项就是开放政党的注册与选举,因此,形形色色的政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但只有跨过政党门槛,在国家杜马获得至少一个席位,才算是拿到主流政党的身份牌,否则,连当在野党的资格都没有。

450个国家杜马席位的一半由政党比例代表产生,其他一半则由单一小选区产生。俄罗斯分析人士和反对党普遍认为,普京主导下的国家杜马混合选举制,使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在议会获得更大的优势。

2、俄罗斯政坛,俄罗斯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一党独大,无人能撼动。2016年9月23日,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正式公布了新一届国家杜马(议会下院)选举结果,梅德韦杰夫总理领导的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获得343个席位,成为国家杜马第一大党。统一俄罗斯党本届国家杜马选举的得票率高达54%,大大超过2011年时的49%的选票,也比上届的238个席位增加了增加了105个,超过了俄罗斯“宪法多数”的300个议席,一党独大,凭借一党之力修改宪法,否决对俄罗斯总统的弹劾,可谓大获全胜,扩大了统一俄罗斯党的势力,提升了影响力。

本届国家杜马其余的107个席位,其中,俄罗斯共产党获得42个席位,俄罗斯自由民主党获得39个席位,公正俄罗斯党获得23个席位,而俄罗斯国家党与公民纲领党都只获得1个席位,另外1个席位的由一位无党派人士获得。俄罗斯共产党、俄罗斯自由民主党、公正俄罗斯党都是亲政府的党派。

总部设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观察选举组的领导人Iikka Kanerva对此表示:“(俄罗斯)执政党是如此强大,它在公共媒体和各方面占主导地位,它扮演核心的角色,举行重要的活动,以至于小政党在竞选活动中没有空间。”

3、俄罗斯的政治体制以“强总统、大政府、小议会、弱政党”为特色,政党的作用很有限,影响力微弱。1993年,俄罗斯时任总统叶利钦开启了全面效仿西方的进程,其中的一个显著标志就是按照西方的政治模式确立了俄罗斯的西式民主政治体制。在他的主导下,1993年出台的俄罗斯联邦宪法规定:俄罗斯联邦是总统制、共和制的联邦法制国家,确立了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

在叶利钦时代,俄罗斯总统的权力跟西方国家的总统没太大差别,权力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常常受到议会的掣肘、制衡,施政始终不顺畅。普京上台后,通过修改宪法、其他法律与其他动作,持续扩大总统的权力,加强政府的权威,削弱议会的作用,虚化政党的影响力,形成了独具俄罗斯特色的“强总统、大政府、小议会、弱政党”的政治体制,在这样的制度下,总统的权力超级大,议会的权力却很小,基本上失去了制衡总统的权力与能力,因此,俄罗斯演变成“总统集权制”或“超级总统制”的国家。

版权保护: 本文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俄罗斯国内的党派,有哪些政治影响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