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网,轿车,武将,针灸,歌舞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三国杀国战最弱势力,战国时期国力最弱的燕国为何差点灭了齐国?

时间:

燕国在战国七雄中一直是打酱油的战五渣角色,然而这一现象在燕昭王时代似乎得到了改善:燕昭王即位后励精图治,招揽人才,意图振兴伤痕累累的燕国。虽然燕昭王有这样的号召,但并没有多少人投奔他。于是燕昭王就去向一个叫郭隗的人请教:怎样才能得到贤良的人。

郭隗给燕昭王讲了一个故事说:从前有一位国君,愿意用千金买一匹千里马。可是3年过去了,千里马也没有买到。这位国君手下有一位不出名的人,自告奋勇请求去买千里马,国君同意了。这个人用了3个月的时间打听到某处人家有一匹良马。可等他赶到这一家时马已经死了。于是他就用1000金买了马的骨头,回去献给国君。国君看了用很贵的价钱买的马骨头,很不高兴。买马骨的人却说:我这样做,是为了让天下人都知道,大王您是真心实意地想出高价钱买马,并不是欺骗别人。果然不到一年时间,就有人送来了3匹千里马。

郭隗讲完上面的故事,又对燕昭王说:“大王要是真心想得人才,也要像买千里马的国君那样,让天下人知道你是真心求贤。你可以先从我开始,人们看到像我这样的人都能得到重用,比我更有才能的人就会来投奔你。”燕昭王认为有理,就拜郭隗为师,还给他优厚的俸禄。并让他修筑了“黄金台”,作为招纳天下贤士人才的地方。消息传出去不久,就有一些有才干的名人贤士纷纷前来,表示愿意帮助燕昭王治理国家。

燕昭王爱贤敬贤的名声不胫而走风传天下,各国才士争先恐后的奔赴燕国。其中不乏名士:如武将剧辛从赵国来,谋士邹衍从齐国来,屈庸从卫国来,乐毅从魏国来……真是人才济济。邹衍是阴阳五行家,当时已名闻天下,他在齐国时就受到尊重;周游魏国时,魏惠王亲自跑到郊外去迎接;到赵国时,平原君侧着身子走路来迎接他,并用衣袖替他拂去座席上的灰尘,毕恭毕敬。燕昭王迎接邹衍时,比魏赵更为恭谨。他亲自用衣袖裹着扫把,退着身子边走边扫,在前面清洁道路。入坐时昭王主动坐在弟子坐上,敬请邹衍以师长身份给自己授业。昭王特意为邹衍修建了一座碣石宫,供其居住讲学。后人因此便用“拥慧先驱”和“碣石宫”这两个词语来比喻用优厚待遇尊礼贤才。昭王的这些做法应起了很大的反响,投奔燕国的士人更为踊跃。昭王大开国门,不拘一格地广为接纳,不惟欢迎知名学者,而且把那些有志灭亡齐国的,熟悉齐国险阻要塞和君臣关系的`善于用兵打仗的士人,尽数收留下来,并给与优厚的待遇,多方积蓄力量,以利兴燕破齐。聚集于燕都辅助赵王振兴燕国的众多士人之中最杰出的人物要数乐毅。乐毅是名将乐羊之后,才学出众,深通兵法,曾被荐为赵国官吏,为了躲避赵国内乱,便到了魏国。他听说燕昭王礼贤下士,随生向往之心。正巧一次乐毅为魏出使燕国,昭王十分恭敬地客礼相待,乐毅颇受感动,决意留在燕国,昭王随即任其为亚卿,委以国政和兵权。

乐毅倾全力协助昭王改革内政、整顿军队。首先针对燕国法度驰坏、官吏营私的严重局面,乐毅教昭王制定法律,严厉法制加强对官吏的审查和考核;其次确定察能而授官的用人原则,摈弃“亲亲”、“贵贵”的择人传统,廓清子由当权时拉帮结党、滥用亲信的劣迹,使燕国的吏治日趋清明;再次建议昭王对那些遵守国家法度的顺民,包括身份低下的贫民和一部分奴隶,都以一定制度予以奖励,以安定社会秩序。在军事上乐毅着重进行战法和纪律训练,尽快提高燕军的战斗力。昭王还注意吊死问孤,去慰抚那些有丧葬之忧的人家;对那些有生育之喜的夫妇,昭王也派人去祝贺,给予关怀。昭王与庶民百姓同甘苦,共命运,争取全国各阶层对自己统治的拥护。

直到燕昭王时期东北地区基本都还在东胡部族和箕子朝鲜的控制之下,此时身为华夏战国七雄之一的燕国只控制着今天河北北部一带(包括京津地区),在燕国东部是控制着辽西平原的东胡部族,再往东是控制着辽东半岛的箕子朝鲜。这时的燕国疆域小、人口兵力少、国力弱,西方是正在崛起中的赵国,南边是传统的霸主国——齐国,这两国的存在切断了燕国向西或向南扩张的所有通道,燕国除了向东北方向开拓外别无选择。

然而东胡部族虽经济文化落后,但尚武剽悍,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对手——春秋时代的燕国险些被山戎灭国的历史教训仍时不时涌现在燕昭王心头。这时一个曾在东胡对燕国的进攻中沦为人质的人走进了燕昭王的视线,此人名叫秦开。秦开有过在东胡为人质的经历,他熟悉东胡的战法和生活模式。据说他是在替东胡人贩马时脱离东胡部队的监管而逃到燕国的,燕昭王任命他为大将。公元前283年秦开率军迎战东胡,燕军自西向东,由妫水流域(今延庆境内)向密云地区的渔水(今白河)、鲍丘水(今潮河)流域推进,一路斩关夺隘,马踏平川,东胡军虽奋力抵抗,却无法阻挡燕军凌厉的攻势,只得一路退却,燕军乘胜追击,接连收复失地。在连连胜利之下,燕军士气更加旺盛,一鼓作气向东北追歼东胡。抵抗无用,一直退却到千余里外的今西辽河上游。东胡向北退却逃遁,燕国北境大展,号称拓地“千余里”。燕军又乘胜东击辽水一带的箕子朝鲜,夺取了辽东的广大地区,极边甚至伸过今鸭绿江以南。“直至满番汗为界”——燕国的边界由此一直推进到今天朝鲜半岛鸭绿江以南的清川江流域一带。

得胜的秦开站在燕北边地,谋划安定策略:效法赵国,动员军民大修障塞,于是长达两千多公里的燕国北长城如今依旧存于今天的建平北部,不过只是其中的一段,不过只是如今风雨的侵蚀,残存破败,却也依稀可辨燕为巩固新区,也效赵之所为,动员军民大修障塞,是为长达两千多公里的燕国北长城。后来燕又在广袤的新领土上陆续设立了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诸郡。在向东北方向征伐东胡、朝鲜的同时燕国还向南进军,攻占了中山国许多地方。燕在幅员上一跃超过赵、齐、越三国,仅次于秦楚,在列国中位居第三。

在燕昭王继位前燕国曾发生过一次内乱——子之之乱,当时齐国的齐宣王曾趁乱出兵燕国,因此和燕国结下积怨。燕昭王无时无刻不想报复当年的一箭之仇,但鉴于齐国风头正盛,于是只能选择忍辱负重韬光养晦。自燕昭王继位以来燕国招贤纳士、改革内政,对外征山戎、伐朝鲜,此时的燕国虽然整体国力上还不及齐国,但在疆域上实际已然超越齐国。

齐国毕竟是老牌大国,燕国的疆域虽已超越齐国,但多为极北苦寒之地,加之新占领的地区人心尚未归附,燕国需要时间对其加以消化吸收,短时间内这些地盘还不能使燕国国力出现实质性增强。鉴于这样的情况燕国将领乐毅提出了“与天下共图之”的战略,得到了昭王的赞同。昭王与乐毅、邹衍仔细分析了形势,清醒地认识到:当时齐、秦、赵三强都在千方百计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宋国的定陶是中原地区最繁荣的商业大都市,齐、秦、赵三国均想染指。一旦齐国灭掉宋国,就必然会加剧齐与秦、赵的矛盾,同时也会对韩、魏、楚诸国形成严重的威胁,引起这几国的不安。昭王便定下诱齐灭宋、孤立齐国的方略。燕国表面上臣服于齐,使其对之放松戒备。其间两次派苏秦出使齐国,进行离间,唆使齐王轻率地决定西向攻秦,南向灭宋,昭王则趁此良机,遣使与魏、楚联系,并派乐毅赴赵,促使昭王劝说秦国伐齐。秦国本于齐国相约东、西称王,共分天下;岂料齐竟毁约攻秦、灭宋,势力侵入中原地区。为了出这口恶气,欣然应允发齐。这样就形成了各国从北、西、南三面对齐的包围之势。

周赧王三十一年(公元前284年)燕昭王任命乐毅为上将军,统兵出征。此时楚军已驻军于淮南,准备夺取齐国淮北之地;秦与赵、韩、魏也各派一名大将军率军向齐国进发。齐泯王开始并未料到燕国会联合诸国攻齐,及至发觉燕军已攻入齐国时,才仓促应战。齐泯王尽起全国之兵,度过济水,西进拒敌。齐军因连年征战,士气低落,加之其民望对作战不利的士兵以挖祖坟、斩首级等残忍手段相威胁,更使齐兵寒心。联军发起进攻,齐军一触即溃,连连败北。齐军主力被歼后,齐泯王率残部狼狈逃窜,退回国都临淄。昭王闻讯十分高兴,亲至济西战场劳军,后犒将士,封乐毅为昌国君。

乐毅厚赏秦、韩两国军队后遣其归国;然后命赵军进攻河间,命魏军转向东南收取昔日宋国之地;自率燕军直捣齐都。燕军长驱直入,势如破竹,一气攻占了临淄。齐愍王被迫出逃,辗转之莒(今山东莒县)地固守,后被楚将淖齿所杀。乐毅志在灭齐,在占领临淄后采取了一系列巩固和扩大战果的措施:为了安抚齐民,乐毅在报请昭王同意后着力整饬军纪,严禁燕军掳掠百姓。针对齐泯王的暴戾,乐毅宣布宽减齐民的赋税,废除苛法,恢复齐威王时代的一些合理法令。在临淄郊外隆重祭祀齐桓公和管仲,把100多个燕国的爵位赏赐给归顺的齐人,又在齐国分封了20多个享有燕国封邑的封君,笼络了齐国的统治阶级,基本稳定了对齐国的占领,齐国上下都愿归顺燕国。在军事上乐毅分兵5路继续攻占全国各地。于是燕军仅用了半年时间,就接连攻夺齐国70余城,均辟为郡县,仅剩下莒和即墨(今山东平度南)两城未被攻下。

真的以为是燕国独力差点灭了齐国吗?这是一场国际战争,齐国是自己作死,被群殴致残的啊!

战国两百多年,局势发展变幻莫测,远远不是秦国一路高歌猛进,积两百年之功,终于统一天下这么简单。甚至,在战国前期、中期,秦国国力有限,影响有限,统一天下的首选,远远不是秦国。

这期间,东方六国国力此消彼长,一个一个的强国你方唱罢我登场。先是魏国,然后是齐国,后期是赵国。这个过程中,秦国经过商鞅变法,慢慢崛起,最后成为东方六国难以望其项背的强国,终于统一天下。

而这其中,最有可能与秦国匹敌的,就是强势之中的齐国。魏国的强势,是齐国拉下来的;宋国一度崛起,也是齐国主导消灭的;燕国内乱,齐国接机攻入燕国,只是不好下肚,这才又吐了出来。当是时也(书中常用的表示“那个时候”的话哦),齐国在它的周边,几乎是打遍天下无敌手,是当之无愧的东方大国。

所以才有了齐秦共同称帝的事件。虽然齐国很快就摘下了这个称号,但是,按当时的形势,齐秦东西并峙,都有了问鼎天下的实力。

这个时候,其他各国,是不会坐以待毙的。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

正好燕国被齐国差一点亡国,燕昭王建黄金台招贤纳士,招来了乐毅。后乐毅举五国联军(燕、秦、韩、赵、魏),合力攻齐,连下齐国72城,齐湣王奔逃,齐国只剩即墨和莒县二城未下。

但就是这两座城,却迁延了数年也没有打下来,以至于燕昭王死后,乐毅被新的燕王猜疑,去职,后来燕军就这么失败了。

这一点其实就很能看出当时的国际局势,和齐国之所以迅速溃败的个中原由。

弱燕为何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几乎灭齐?那哪里是弱燕一国之力?不是五国联军么?为何打到还剩两座城,却迟迟无法攻下?联军解散了啊!联军解散了,燕军独力作战,这个时候,才是燕军真正实力的体现。而齐国军民已经退无可退,只有据城坚守。

联军为什么会解散?因为联军的战略目的已经达成了。

战国时代,是所谓“纵横家”大行其道的时代。往往我们都说“纵”就是东方六国“合纵”,共同对抗秦国;“横”,就是弱国与秦国“连横”,共同对付其他弱国。但是,“纵横”,其实并不是只针对秦国的。在这个例子里,其他诸国“合纵”,共同对付的,就是齐国。

因为齐国此时势力过于强大,已经威胁到诸侯各国之间微妙的战略平衡,所以各国才要寻找时机削弱齐国。燕国报仇心切,以此为名,正好借机攻齐。

但是各国的实力此消彼长,弱齐,绝不是为了强燕。齐国已经被灭得只剩下两座城了,各国的好处都已经拿到了,何必赶尽杀绝?强齐已倒,何必扶植起一个强燕?相反,这个时候帮助齐国复国才是符合各国利益的吧!

所以,弱燕就是弱燕,它能够辉煌一时,还得靠的是诸侯的助力;而当它的战略要求与诸国不符是,诸国也不介意来给它捣个乱。这就是身为弱国的悲哀吧!

版权保护: 本文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战国时期国力最弱的燕国为何差点灭了齐国?